开学闹剧

  8月22日,沈岳回来了,从美国回来的

找刘哥接机..这白痴也不跟刘哥说清楚了..弄的我21日闹了半天..因为刘哥根本不知道航班号...这白痴也没和我说,就说了个9点17...不知道白天还是晚上..最后在网上看见他了...说了句..是明天晚上..操..

22日..刘哥给俺打了个电话..让我去PA等...在PA等了半天,也不见刘哥来..就进去买了个TWO-BITE的小蛋糕..挺好吃的..都吃了半盒了.还不来..给刘哥打了个电话,原来他说的是让我等他电话,然后在去PA....郁闷...刘哥估计忙疯了..刚才打电话也没说清楚啊,然后就去接沈岳,把沈岳接着后,就开始听刘哥讲怎么偷渡。晚上沈岳是在我家睡的。啃了块他丈母娘给弄的烙饼。

23日..早上陪沈岳去看他的房子..房子太烂了.地上都是油漆,房还没有安灯..根本没法住人..刘哥急了..让沈岳去组方委员会咨询去

我和沈岳去了奥林匹克中心,建筑挺壮观的..我一直想照相....光线不好..一直拖着没照..心想,先办完正事再说吧..到里边问了问..原来组方委员会不在奥林匹克中心.是在另外一条街上.溜溜达达的慢慢走着。终于到了一个看似很像办公楼的建筑物里。看到了INFORMATION CENTER。靠。。。只会说法语。。还好旁边有个好心老外帮忙翻译了。带着我们走到那个组方委员会。

很像银行,拿了个号就跟那一直等着。里边挺冷。冻的我直哆嗦。好不容易轮到我们。老外让我们给房东寄封挂号信,如果10天后无法解决问题,他们就会接管这个CASE

回来路上跟一个玩HOKEY的PLAYER照了掌像。。为什么我知道那个是HOCKY PLAYER?因为那个是铜像。身上穿着HOCKY服装

23日晚上。。去接张鑫和王洋。。快开学了,人还挺多,等了半天,看见王洋慢慢悠悠溜达出来了。张鑫剪了个脑袋,跟强奸犯似的,不敢认了。

晚上回到家,还没咋样。。来了个电话。。耿宇超到机场了。。这下认一下子都齐了。。3 1/2住7个人疯了。。沈岳打的地铺

星期四去学校交钱,学校的电脑BROKEN了。。又陪王洋到处找转换插头。CANADIAN TIRE和FURTURE SHOP都没有卖的,最后回来在网上查到在LINCON街一个DOLLAR店里有卖的。。终于找到了,然后去GREEN HOUSE吃饭,张鑫他们出去没带钥匙。呵呵。来GREEN HOUSE碰个头,吃完饭就回去了

回来后也懒得动换了。玩游戏,睡觉。看小说,就这么几个活动

星期五,接着去学校,刷VISA卡,刷不出钱来。。。回家打电话问老妈,原来是卡里钱不够,要下周三才可以付款

陪JUNWEI去VERDUN的CANADA SERVICE,问了问SIN卡怎么办。。人家说只有STUDY PERMIT无法办理,然后给了我们个电话。。让我们去税务所问

去JUNWEI家给他弄上网的东西。。这个家伙太笨了。。不到2分钟就弄完了。。他弄了个汤,吃了几个蛋糕。就回家了。。回家呆了就会要去上班。。唉,累啊

星期六,最后一天了。。。拿了所有的工资。。俩月赚了800多。。够消费一会的了

星期日。。好像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。。就是OCEAN回来了。晚上陪他去吃SUSHI。。呵呵,好久没吃了。。吃的挺爽。顺便去PHARMAPRIX买了张地铁票,办了张SHOPPING CARD。回家写写BLOG。。明天开学,还没拿到课程表。。早点去缴费拿SCHEDULE吧。。一会就要睡觉了。